旅游餐饮从业人员“利”字当头:华体会阿杰

本文摘要:近日,山东省青岛市一位消费者自带螃蟹在饭店加工,被缴纳900元加工费一事引起社会注目。事后,青岛西海岸新区工委宣传部通报称之为,已对涉案饭店加工费并未明码标价不道德立案处置,并责令其停业整顿。我们看见,与其他“天价”事件再次发生后物价管理部门的反应如出一辙,青岛市物价局意味着是指出涉案海鲜馆“并未对加工费明码标价”,做出的惩处要求也只是“勒令归还”。

华体会阿杰

近日,山东省青岛市一位消费者自带螃蟹在饭店加工,被缴纳900元加工费一事引起社会注目。当地物价部门迅速插手,调查后指出涉案海鲜馆并未对加工费明码标价,勒令归还。事后,青岛西海岸新区工委宣传部通报称之为,已对涉案饭店加工费并未明码标价不道德立案处置,并责令其停业整顿。虽然此次“天价加工螃蟹”事件中被伯的是一位本地消费者,但从舆论反应看,回应“惧怕”的却多是外地人。

却是,青岛是座旅游城市,而3年前的 “天价大虾”事件及不久前刚曝出的“出租车宰客”事件,早已让这座城市背上骂名,现在人们找到它连本地人都坑,外人就堪称不肯踏上了。具备嘲讽意味的是,这一事件再次发生在当地有关部门正在的组织积极开展的“利剑行动-3”旅游服务质量专项整治行动期间。

过去和现在的整治并没构成威慑力,有人仍然不敢顶风犯事,这解释要么是惩处手段过于严苛,要么是法网过疏,被公安部门的概率较低,让一些不法者心存侥幸。总之,整治行动或许意味着是困惑医头,脚痛医脚,没寻找问题的症结。

只不过,不只青岛,近些年“天价”事件在许多地方都再次发生过,解释这是国内旅游市场的共性问题。分析“三亚扇贝”“青岛大虾”“哈尔滨鳇鱼”等这些早已再次发生的事件,可以找到其性质很相近也很全然。所谓“全然”,是说道它们的路数都差不多:旅游餐饮服务经营者采行模糊不清、伪造等方式隐蔽商品或服务的关键信息,诱导消费,欺生宰客。

而这些“全然”的问题却沦为难治的“老病”,则暴露出消费者维权意识和能力“双匮乏”及地方涉及部门解决问题的意识和能力“双缺陷”。我们看见,与其他“天价”事件再次发生后物价管理部门的反应如出一辙,青岛市物价局意味着是指出涉案海鲜馆“并未对加工费明码标价”,做出的惩处要求也只是“勒令归还”。这种处置问题的方式当然是有问题的。

华体会阿杰

如果该餐饮企业明码标价了,但收费仍然很高,否就是合理合法的了?尽管餐饮销售的鱼类菜品其价格由市场要求,只要买卖双方事前商定好,监管部门不不应介入,但问题是,物价放松不是视而不见,权利定价也不是漫天要价,更加无法沦为不当商家借机内乱宰客的借口。国家发改委2004年施行实施的《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实施办法》规定,生产成本或进口商成本没再次发生显著变化,以牟取暴利为目的,大幅度提高价格的,即科违法。

青岛那家餐馆缴纳螃蟹加工费高达900元,显著不合理,不存在暴利,而管理部门回应却不闻不问,只称之为“并未对加工费明码标价”,这似乎是避重就轻。事实上,天价宰客事件层出不穷,相当大程度上源自有的地方市场监管部门不作为、内乱作为。剖析所有再次发生过的宰客事件背后的共性原因,不会找到这呈示的是整体旅游商业环境经常出现了系统性的恶性肿瘤,毕竟非常简单的软环境问题。

从旅游消费角度谈,是价格欺诈、价格变形、价格种族歧视:价格欺诈体现的是作为游客的消费者其价格知情权被剥夺;景区旅游资源独霸及市场竞争不充份,则造成价格变形;而旅游商品价格多轨制,往往境内外游客“同游(物)有所不同价”,构成令人鄙视的价格种族歧视。外出被宰是许多旅客有过的致使经历,而被宰之后滋扰无果,大多数人最后自由选择忍耐,这才是反映了旅游地地方政府监管的低沉、被动、陈旧。这些问题往往与急功近利伴而生,是政绩与快钱融合的必定产物。

有人说道,对于一个旅游城市而言,游客就是衣食父母,而不是用来抢劫的过客。然而,现在不少地方旗号“旅游搭台、经济唱戏”的幌子,对当地旅游资源过度研发,片面强调创收,忽略景观确保和文化承传。在此过程中,坚决国家涉及规定,景点票价一路攀升,官商合力发售各类雷人的人造景点,甚至发售相当严重挑战道德底线的旅游项目,而其成本往往最后转嫁到游客身上。

每到一个旅游城市或旅游景点,游客们好像都能听见一个强人高喊:此树根是我植,此路是我进,要打此处过,留给买路财。天价宰客事件表面上看,是旅游餐饮从业人员“利”字当头,为了赚不择手段杀鸡取卵、涸泽而渔,对旅游经济无限度恶性欠下的不道德,但背后更加深层的问题却在于任由这些问题不存在而知道反省、知道警戒、不去管理。青岛、三亚、哈尔滨等都因天价宰客事件使城市形象损毁,恶果已是,很难修缮。

许多网友在听见天价事件后的第一反应是:很久不去这个地方了。一些地方逼着消费者“用脚投票”,把旅游市场制成一锤子买卖,这是十分可怕的事。

本文关键词:华体会阿杰

本文来源:华体会阿杰-www.ipowerrun.com